笔趣窝 > 我不是野人 > 第二十四章云川需要一枚锤子

第二十四章云川需要一枚锤子

  第二十四章云川需要一枚锤子

  就在云川准备动手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连一柄锤子都没有,没有这东西,如何锻造出一柄旷世奇兵呢?

  而他从沙子里弄出来的都是带有磁性的四氧化三铁,还需要不断地进行熔铸筛选,最后才能成为铸造神兵利器的好材料。

  云川一想到自己还需要建造冶铁炉子,还要烧制硬木炭,还要……算了吧,神兵利器这种东西本来就需要机缘才能得到,太容易得到了可能会被雷劈。

  或许是快要到春天的缘故吧,太阳留给桃花岛的温度超过了以往,红砂岩砖石也积累了不少,一座像模像样的房子已经有了雏形。

  这是一座红色的房子,颜色是红砂岩的本色,族人们的对建造这样的一座房子热情很高,短短时间里,就用最粗糙的工具给云川制造出来了大量的红砂岩砖。

  没有粘合剂,砖石堆积的高了,会有危险,云川就准备用卯榫工艺来堆积。

  所谓卯榫结构,就是在砖石的两侧一边弄凹槽,一边弄凸起,两块砖合在一起不用粘合剂就很稳当。

  修整凹槽,或者凸起的小工具的制造,对云川来说没有什么难度,磨制出合适的石刀再绑上规定宽度的木条就能刮出合格的凹槽或者凸起。

  族人们的脑子不太好,可是,他们的手真的是很灵巧,云川教了一遍之后,他们立刻就能上手,而且,做出来的东西比云川做出来的要好。

  或者,这与他们时时刻刻都要用手来讨生活的习惯有关。

  在放弃寻找食物,全职来制作红砂岩砖,房子修建的进度就很快了,六天之后,当云川站在脚手架上,把最后一捆草铺在房顶上之后,一个八面漏风的房子就出现在了桃花岛上。

  剩下的工作就简单了,用泥巴补漏,用加了荒草的泥巴糊房顶,这些事情阿布带着他们就能干的很好。

  此时,云川又开始烧制陶器,制作瓦片,同时,他还想烧出一口合适的坩埚。

  这些天来,老天爷很给脸面,没有下雨,虽然还是很冷,不过,终究能让人活下来。

  当阿布把瓦片铺设在房顶之后,云川相信,这么高大奢华的房子应该是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有了这座房子,极大的激发了族人们的想象力,他们用尽心思来装扮这座房子。

  然后,云川就得到了一个绘满抽象派,野兽派,火柴人画作的极具印第安风格红房子。

  他们还特别暖心的给云川留下了老大一块空白,供他来肆意的涂鸦。

  云川决定把这座房子称之为红宫!

  说起来,云川部落应该是丘陵部落中最富裕的一个部落,就连母亲的部落也赶不上,因为——他们每个人至少都有一张兽皮御寒,有一条麻布裤衩穿,而那些已经开始发育的女孩子甚至还能在胸口围一块麻布。

  共通的命运,共同的生活很容易把仇恨给消弭,原本仇视的两帮新来的少年们,渐渐放下来戒备,开始进入新的生活。

  巨大的陶罐里奶白色的鱼汤在翻滚着,云川抓了一把刚刚长出来的野菜嫩芽丢进汤锅,鱼汤的味道就更加的香浓了。

  熊猫肉云川是不吃的,不过,他很喜欢用熊猫身上的肥肉炼制出来的荤油。

  用一点荤油把鱼两面煎黄,再用热水煮一下,鱼汤想不变成奶白色都难。

  野人们的寿命短,很大程度上跟食物太过粗粝有关,再加上疾病的折磨,再加上风雨侵蚀,想活得长一些根本就不可能。

  云川的对策就是——汤!

  熊猫汤,老虎汤,牛肉汤,鱼汤,野菜汤。

  在各种各样的大补汤的催促下,他瘦弱的族人们的脸上终于没有了菜色,身体看起来也正常多了。

  每天晚上,族人们就会围着云川躺在一块被掏空的红砂岩石板上看璀璨的星河。

  红砂岩板下边的火星偶尔会被夜风吹得发亮,那些躺在被火烘烤的温热的石板上的少年们的眼睛也在闪闪发亮。

  因为,每到这个时候,云川就会指着天上的星星,给他们讲一个又一个人死后会变成星星的故事。

  “你们看,那几颗星星如果连起来像不像一头老虎?你们要注意,老虎嘴的方向,那里原本应该有两颗大牙的,现在之所以没有了,那是因为它的牙在我这里。”

  云川说着话就把自己的一对牙刀拿来出来,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两柄牙刀上之后,他就抬起胳膊,把牙刀举的高高地,像是要把这对大牙还给已经死掉,变成星星的剑齿虎。

  阿布早就迷上了这些故事,他不仅仅喜欢听,还能在故事的中间添加一些桥段,比如把云川添加进去。

  云川的故事讲得很长,直到族人们撑不住终于睡过去的时候,云川才停了下来。

  他要多说话,才能让族人们跟他多说话,话说的多了,以后他就不会再寂寞了。

  天亮了,只是出现了早霞,还是类似火烧云一般的早霞。

  冬天出现这样的东西,云川也拿不准会不会下雨,为了保险起见,他让少年们把晾晒在外边的咸鱼,统统收回房子里。

  云川这时候最大的天敌就是鸟!

  在平原上的桃花刚刚起了花苞的时候,他把带来的谷子,高粱,糜子,小麦种了下去。

  没想到才种下去,就被铺天盖地的鸟群给祸害光了。

  为此,云川发动族人把一大块麻布给拆成了线,加上细细的竹篾之后弄了一张粘鸟的大网。

  不用投放什么诱饵,在太阳出来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云川就收获了一箩筐小鸟,什么鸟都有,其中以麻雀最多。

  乌鸦这种混账东西就可恶了,它们的体型太大,而网子的质量太差,没有捕捉到这种东西,还让人家把网弄了好几个大洞。

  云川看着这些大洞忍不住想,如果有后世那种鱼线编织的网子,自己这一族,完全没有狩猎的必要了,只要把网子支起来,就有吃不完的鸟。

  鸟,太多了……这是农业的大敌,至此,云川才明白母亲的部族明明有可以吃的草籽,为什么从来都不种地了,因为,条件不允许。

  麻雀也就罢了,这种鸟最大的种群不过是千八百只,最恐怖的是椋鸟,这东西的种群实在是过于庞大了,当它们在空中飞舞的时候,堪称遮天蔽日,每天傍晚,当这些椋鸟归巢的时候,就能看见它们的表演。

  一会像巨鲸,一会像猛虎,一会像凤凰,一会儿像长蛇,每当云川看到这一幕,他就对这个时代的农业深深地担忧着。

  好在,它们是有天敌的,各种老鹰,各种鹞子,红嘴的,白嘴的乌鸦,可惜,这些鸟在的时候,椋鸟,麻雀们就会消失,一旦这些东西吃饱了走了,云川的桃花岛就会再一次变成鸟类的天堂。

  冬天都是如此,云川不敢想开春之后迁徙的鸟儿回来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模样。

  黑陶坩埚被烧的通红,云川把砸成粉末的铜矿石丢进坩埚,一边用陶棍搅拌着,一边查看有没有铜被融化。

  跟野人们融铜的艰难过程不同,云川这边因为制作了七八个竹子风筒,因此火焰的温度很高,不一会,就把铜矿石粉末给融化了。

  云川用长柄陶勺刮掉杂质,红艳艳的铜水就安静的留在坩埚底部。

  云川没有锡,在集市上只弄到了一点铅,他想都没想的就把手里的一点铅丢进了铜水里。

  铅进了铜水很快就融化了,云川不停地用陶棍搅拌着,见他们已经彻底融合了,就拔掉堵在坩埚缺口处的陶片,眼看着一道红线注进了一个锤子模样的被烘干的沙子模型里。

  然后,云川就得到了一把锤头,这把锤头很奇怪,只有一面像后世的锤子,另一面是平的。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就手头的这点材料,云川弄不出一个可以扣合的模子。

  云川用了半天的时间才给这个锤头装上了锤柄,随意的挥舞几下,除过偏重之外没有别的毛病。

  每个人都喜欢这柄锤子,且不论男女,每个人都希望拥有一柄锤子,而云川手里的铜矿实在是太少了。

  他手里的铜矿仅仅能铸造出来一柄铜锤,一块铜板,而这两样东西都是云川冶铁用的最重要的器具。

  铸造这些东西很容易,就是太费炉子了,基本上冶炼一次,炉子就废了,坩埚上也会沾满铜以及杂质,也就废掉了。

  而冶铁是一个极为繁琐的重复性工作,第一炉出来的铁什么都不是,也就比石头黏一点,没有用,除非可以重复不断地冶炼,铸造,才能得到一块比较有用的铁。

  铁出来之后,还需要继续冶炼用力搅拌才能变成钢,铁目前对云川的作用不大,除非他能把钢弄出来。

  云川低头看看自己因为炼铜被火烤的蜕皮的两条胳膊,抬头看看风雨欲来的天空,重重的叹了口气。

  亲力亲为的感觉实在是太差了。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