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是野人 > 第二十三章报应来的好快

第二十三章报应来的好快

  第二十三章报应来的好快

  大火烧过的竹林里有非常多的食物。

  阿布带着六个少年人在冒着袅袅残烟的竹林里搜寻,收获非常的大。

  因为太多的缘故,他们只割取食物身上最肥美的部分,大部分的东西都抛弃了。

  云川不愿意走进竹林,所以,他带着野牛跟小狼在河边钓鱼。

  只有把手放进冰冷的河水里,云川才能忘记昨晚看到的那一幕,以前,他是一个看日本人屠杀海豚视频都会流泪的人,现在,杀起大熊猫来毫不手软。

  倒不是说大熊猫比海豚更加的高贵,只能说,云川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以前接受的所有教育都告诉他,要有怜悯之心,要有共情,要懂得适可而止。

  对岸很吵,非常的吵,不过,有大河拦着,对面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没有钓鱼重要。

  一条鱼咬住了云川的手臂!

  没错,是大半个手臂,并且用力的把云川往水里拖。

  云川淡漠的看着这条足足有一米长的大鲤鱼,且纹丝不动。

  他的身体早就被皮绳连接在一块有两吨重的巨石上,尽管手臂被扯得笔直,他依旧淡漠如风。

  直到五指从鱼鳃位置穿出来之后,那条鱼才开始着急,可惜已经晚了。

  这条鱼很大,手臂被鱼嘴嘬的好痛,即便是这样,云川也不打算放开,他今天准备吃全鱼宴。

  小狼在河边瘸着腿蹦跳着朝那条大鱼呜呜的叫,到现在,他都没有学会汪汪叫。

  鱼在水里的力气很大,不过,鱼头在他手里,这条鱼没办法向后退,只能左右摇摆,云川紧紧扣住鱼鳃,放松身体,消耗这条鱼的力气。

  见半米宽的鱼尾巴左右呼扇,云川就呵斥小狼让它快点滚,别被人家一尾巴给拍死。

  这条鱼也不知怎么的,猛地向前一蹿,于是,云川的整个胳膊就塞进了鱼肚子,这一次,云川的手刺破了鱼的内脏,还抓住了鱼鳔。

  鱼鳔被捏扁之后,这条鱼就不怎么愿意动弹了,最后被云川拖上岸。

  有了这条鱼,云川就不愿意再把手塞进冰冷的河水里,取出牙刀刮鱼鳞。

  这条鱼的鱼鳞很大,放在手里跟小贝壳一般,小狼凑过来嗅嗅,似乎不怎么喜欢,就去找野牛看看有没有新的好玩的事情。

  野牛在吃干草,永远慢吞吞的,它不着急,反正现在吃掉的草晚上回去还要再嚼一遍。

  云川处理好了鱼,把鱼的下水丢进了河流,又用清水洗涮了一下他用来杀鱼的石板,然后,就安静的坐下来看河对面正在进行的杀戮。

  事实上对面的杀戮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了,很无聊,一群野人在追杀另外一群野人。

  只要看一眼他们正在争夺的战利品就知道,昨晚逃离这座岛的熊猫们以及大象的结果不太好。

  母象不知道去了哪里,那只小象被人捆住,没有动弹,似乎已经死了。

  野人们在很认真的相互厮杀着,没人看到对岸看热闹的云川,这两股人的数量差不多,男人的数量也差不多,所以呢,厮杀快一个小时了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阿布他们找到云川的时候,发现云川已经点燃了篝火,正在认真的烤鱼。

  他们也看到了对岸的厮杀,也没有参与的意愿,就围坐在篝火旁边,等待云川把鱼烤熟,也等待对岸的野人们分出胜负。

  他们总会分出胜负的……

  云川烤的鱼自然是很好吃的,配上挖出来的辣辣根味道就更上一层楼了。

  鱼头上的肉最香,而这个鱼头太大,云川只能放在一个破开的大竹槽里,吃的非常认真。

  吞掉那颗巨大的鱼眼珠之后,云川抬起头继续看战争进程,此时,河对岸的战争已经到了尾声。

  实力相当的时候,不死不休的战争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两败俱伤。

  而战争中最先战死的往往都是族群里最强壮的人,强壮的人与强壮的人作战,他们之间的战争也最惨烈。

  看到一个野人把石斧镶嵌在另一个野人的胸口,云川就知道,这个受伤的野人死定了。

  而那个受伤的野人也很厉害,被斧头砍中了,他还能抱着对方一起摔进河里,没有受伤的野人在河水中扑腾,每当他就要成功的时候,他就会重新沉下去,最后,就开始了没有止境的潜泳。

  一边哭,一边作战是孩子跟妇人的权利。

  男人死的差不多了,就轮到他们上场了,尽管他们的哭声很大,下手却干净利索,不管是把竹矛刺进人家的肚子,还是用石斧砍在人家脖子上的时候,都没有半点犹豫。

  云川没来由的想起母亲部落里那两个为两碗竹鼠肉打架的女人,那场架在云川看来是毫无意义的。

  在看了眼前这场厮杀之后,他忽然发现,人家才是对的。

  野人们的心中没有平分这种概念,要嘛我全部得到,要嘛,我们光荣的战死。

  这种决绝的心思来自于他们的记忆遗传,没有这种决绝心思的部落早就灭绝了。

  云川看的很清楚,不论这两个小部族战斗的多么激烈,战场中心的猎物们却很安全,那头被云川认为已经死掉的小象,此时正在无聊的甩着鼻子,一会甩在左边,一会甩在右边……还不时地“嘟嘟”叫两声。

  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孩子被一个女人丢进了河里,然后就有一个看起来更小的孩子跳上她的后背,张嘴咬住了她的脖子。

  小孩子被女人丢的很远,转瞬间那个孩子就被水流带到了河中间,阿布站在河边把一根长长的竹子伸出去,那个孩子在水流中抓到了竹子,就被阿布给拖回来了。

  小孩子上了岸,除了被冻得打哆嗦之外,什么都做不了,直到一个少年把他带到火堆边,递给他一块肥美的鱼肉,他立刻就活了过来。

  鱼太大,云川他们吃不完,为了不浪费粮食,阿布就紧盯着对面的战场,期待又有孩子被丢进河里。

  自家部落里的人还是太少了。

  “阿布,你说大象会不会来找它们的孩子?”

  “大象可能死了。”

  “不可能,就这些人手里的工具,他们杀不死那两头大象的。”

  阿布又从河里捞上来一个小女子,搓搓快要冻僵的手道:“大象来了会找我们报仇。”

  云川摇摇头道:“大象会找他们报仇,我们是无辜的。”

  阿布不明白云川的话,马上,他就明白了。

  两头伤痕累累的大象疯了一样举着长鼻子从竹林里钻了出来。

  它们真的很聪明,还懂得两面包抄,被大象鼻子卷到的人来不及发出惨叫声,就被大象用鼻子给卷死了,且死状凄惨。

  踩——一泡血。

  踏——一滩血。

  人——如蝼蚁。

  两头大象发狂了,造成的伤害让云川不忍再看。

  大象的目标很明确,它喜欢个头大的,所以死掉的绝大部分都是成年人,且不论男女。

  跳水的孩子就多了起来,阿布干脆把竹竿横在河面上,能抓住竹竿的就活,抓不住竹竿的他也没办法。

  然后就有两个少年人把云川拴在河边的竹筏撑走了。

  大象找不到撒气的对象,把地上已经被它们踩扁的人又踩了一遍,导致河对岸最方便当渡口的地方布满了人皮。

  大象带着小象走了,还带走了几头没死的半大熊猫,它们排成队跟着大象走进了竹林。

  云川看的出来,大象走的时候心情好像比较愉快,蒲扇一样的大耳朵懒洋洋的煽动着,就像一个大仇得报的侠客。

  云川有了一个真正意味上的部落,全族三十七个人,就是部落里的人年龄偏小了一些。

  而且分成了两派,有点水火不容的意思在里面。

  也不知道这些小孩子们哪来那么大的仇恨。

  要想在红砂岩上开凿住处,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之所以说比较难而不是非常难,主要是这里的红砂岩的质地比较疏松。

  最奇妙的是,这里的红砂岩的构成是片状的,只要把石片插进缝隙,就能撬下来好大一片,云川认为把这些红砂岩片打磨成大小一致的块,就是很好的建筑材料。

  现在,他有足够多的人手来做这件事。

  人之所以会被冻死,主要跟食物不足有很大的关联,云川部落的食品非常的丰富。

  那些被人类的血糊满的熊猫肉云川是不吃的,炖煮之后,那些孩子们很喜欢,他们不介意上面有他们昔日族人的血。

  想要杀死大象,竹矛,木枪,石斧是不够的,必须要用金属武器才好。

  云川的牙刀用来分割食物是很好用的器具,用来分解大象,犀牛,鳄鱼,这些皮糙肉厚的食物就不怎么管用了。

  他分家的时候带走了自己储存的所有矿石,其中,有好几块都是不错的铜矿。

  云川不打算用铜这种柔软的金属当工具。

  铁是大地上最普通的一种金属,它们几乎无处不在,铁矿石就算是被拿来了,云川也拿拿东西没办法。

  因此上,云川就带着他的磁石去了河边。

  把磁石在河沙上滚动一下,磁石上边就沾满了黑色的铁粉。

  据说,真正的龙泉宝剑,就是匠人们利用这种法子从沙子中间得到了铁粉,最后熔铸,锻造成一柄柄无双利器的。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