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是野人 > 第二十章:我是一朵蒲公英

第二十章:我是一朵蒲公英

  /

  第二十章:我是一朵蒲公英

  云川把愤怒强加给了大自然。

  然后,就有了火灾。

  因为吹得是北风,所以火苗一路向东。

  火苗烧的不快也不慢,恰好跟云川他们向东走的速度匹配。

  被大火烧过的土地很干净,没有野兽,没有虫子,即便是有,那也不是危害,而是食物。

  湛蓝色的天空再一次变得灰蒙蒙的,不是要下雨,而是大地着火了。

  烟柱偏向东方,然后散开,就渲染了天空,宣示云川来了。

  大地着火了,丘陵着火了,最后,连一些比较高大的山峰也着火了,这该是一场生态灾难。

  不过,在被大火舔舐过的土地上,突兀的出现了一块空地,这块空地上一根草都没有长。

  而且呈诡异整齐的大圆。

  这就是云川的目的地之一。

  野牛“哞”的叫了一声就跪在地上,拼命地将大脑袋藏在云川身后,直到云川骑在他的脖子上,才慢慢平静下来。

  圆形空地上布满了白色的骨骼,惨白的牛头骨最多。

  在这个大圆中间,有一个小小的坑,坑不大却很深,里面贮满了水。

  云川没有理会小野牛,径直走到荒地最中心,水坑周围的泥土已经成了琉璃,琉璃上面都是一些放射状的花纹,美不胜收。

  他抬手捞了一把水喝了一口,什么神奇的事件都没有发生,水的味道不好,比不上山谷里的清泉。

  他走遍了整个荒地,除过那个不算大的坑,以及遍地的野牛白骨之外,什么发现都没有。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发现,那就是越靠近荒地中心的灰烬就越少,哪怕有水流流过,水边也没有野草焚烧的痕迹。

  这说明,那里就没有长草。

  这该是辐射造成的后果。

  就不知道是那种辐射了。

  不管是热辐射,还是核辐射,云川都不怎么在乎,他自己就是从辐射的核心出现的,这时候再纠结是那种辐射毫无意义。

  抬头四处看看,不远处的小山腰部还有一道巨大的伤痕,像是被巨大的斩马刀砍过一刀似的,留下了一个难以愈合的伤口。

  这就是云川降临的地方。

  他从到来的那一刻,带给这个世界的只有灾难。

  阿布不明白云川为什么这么悲伤。

  他带着其余六个伙伴在灰烬里找食物,食物很丰盛,以兔子,野鸡,旱獭最多。

  对他们来说,只要食物丰富,其余的都是枝节小事。

  水坑里的水是温的,所以,云川就把身体浸泡在这个诡异的水坑里。

  从傍晚一直泡到星斗出现,除过把皮肤泡皱之外,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妈的,老子被抛弃的很彻底啊。”

  云川最后离开了水坑,加入到了吃饭人的大军中来了。

  追溯过去没有屁用,这是云川最渺茫的一个希望,现在证实过了,就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家,不可能安置在这里的。

  这里是一片平原区,四面都是未知的敌人,云川想要找一个易守难攻且资源丰富的地方来繁衍自己的部落。

  这样的地方应该不太难找,尤其是在这条大河的边上,应该有很多符合条件的地方。

  离开母亲的部落,对云川来说没有什么失落的感觉,他只是想不通母亲为什么会认为他想杀她。

  离开的时候拥抱母亲的时候,她的身子在发抖,眼神中满是恐惧感。

  自己难道真的不那么招人喜欢吗?

  一只烤鸡进了肚子,云川摊开腿坐在水坑边上问阿布。

  “我真的那么让人害怕吗?”

  阿布往火堆跟前靠靠,瞅着云川道:“是。”

  云川再看看其余六个因为牙齿太白不得不跟着自己离开部落的六个人,发现他们看自己的眼神也是畏惧的,就没有多余的问他们的感受。

  反正,时间还长着呢,大家迟早会知道自己是一个何等善良,仁慈,公正,勇敢的酋长的。

  此时,这个吃饱了饭的善良,仁慈,公正,勇敢的酋长不知道的是,在月光下有多少野兽以及野人在即将到来的野火前边飞奔。

  他不知道,在月光下,在火光中,残存的野兽们向东跑,不管是何种野兽,这一刻似乎都忘记了属性,野狼与野羊并肩奔跑,豹子与野鹿一起奔跑,野人们与老虎混在一起狂奔,在它们的脚下是密密匝匝的老鼠,刺猬,兔子……

  山下原本清澈的水潭被山火烧的滚烫,里漂满了死鱼,死兔子,死蛇,死老鼠,水面上覆盖了厚厚一层黑灰。

  一头被毛犀再也跑不动了,气喘吁吁地被山火吞没,一头被山火唤醒的狗熊在野兽群中横冲直撞,在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之后绝望的倒在火焰中,旋即,燃起更大的一堆火。

  天亮的时候,火线已经远去了,灰烬地上依旧冒着淡淡的烟,云川看着远处新冒起来的浓烟对阿布道:“这里的植被真是繁茂,大火烧了半天一夜,居然没有熄灭。”

  阿布道:“吃饭吗?”

  云川看看他熬制的蛇羹,摇摇头道:“冬眠的蛇没什么吃头。”

  阿布道:“那就走吧,我们早点找到一个山洞,也好早点安家。”

  对于迅速找到安身之所这件事,那六个少年比云川跟阿布更加的急切,没有一个好的山洞,就没有安全感可言。

  云川从野牛头骨眼眶位置上拔出一朵没有被风吹散的蒲公英,张口一吹,蒲公英上的绒毛就飞了起来。

  云川指着蒲公英飞去的方向大声道:“走啊,蒲公英落地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蒲公英在空中慢慢的飞着,云川他们就在地上紧紧的跟着,蒲公英一路向东,他们就一路向东。

  蒲公英翻过了一座小山丘,他们就越过小山丘,蒲公英飞越了一条小溪,他们就跳过小溪继续追寻。

  有的蒲公英种子落在了灰烬地上,云川他们就放弃了这颗种子,继续追寻剩下的种子。

  有的种子飞上了高空,最后不见了踪影,也有的种子就在他们的头顶继续飞翔,不紧不慢的,像是在领路。

  晚上的时候,蒲公英种子彻底的消亡在夜空中了,云川也不着急,带着七个人倒头就睡。

  清晨,再找寻一朵蒲公英继续当做目标,继续寻找安身的家园。

  云川想要离母亲的部落远远地……他其实有些伤心。

  一朵朵的蒲公英被云川拔起,一座座丘陵被云川甩在身后,一道道河湾从云川的视野里消失,希望总是在前面。

  一朵雪花落在云川手掌心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步履匆匆的同伴道:“到地方了。”

  阿布不解的瞅着眼前被烧成灰烬的荒原,不明白云川为什么说已经找到了地方。

  云川抬手指着地平线上的高山道:“这里很合适。”

  说话的功夫,天上的雪花就大片,大片的落了下来,这东西等不到落地就变成了水。

  只有落在灰烬上的雪花才能保留片刻,就像是在为那些烧死的野兽,烧死的树木戴孝。

  大火渐渐地熄灭了。

  云川他们也来到了一个新的河湾地。

  山的这一边是黑色的死亡之地,山的另一边是草木葱茏的翠竹林。

  有些竹子直接长进了大河里,它们的株杆向河流的方向倒伏着,水里还有更多的竹子趴在水面上,只不过它们的枝叶还在努力的向上生长。

  在倒伏的竹子尽头,大河从这里一分为二,中间有一座高大的丘陵把河水劈开。

  大河无奈的绕开丘陵,最后在丘陵顾及不到的位置上,再把它重新合围。

  所以,这他妈是一个岛。

  这座大山是丘陵地带上最后一座有些高度的山峰,大河离开这座山峰之后,河面就豁然开朗,不仅仅河面急剧变宽,就连水流都变得非常平缓。

  云川觉得弄一个竹筏,应该能抵达这座岛。

  阿布觉得不稳当,他觉得人下水就是找死,陆地上有老虎,豹子,狗熊,水里面就该有鳄鱼,或者更加恐怖的怪兽,总之,在陆地上还能跑,在水里只有喂鱼的份。

  云川觉得他的话很愚蠢!

  黄河里会有鳄鱼?

  不过,云川还是很谨慎的,他以前的经验在这个时候没有半点用处,鳄鱼?这附近不是没有,虽然不太大,毕竟也是鳄鱼。

  这里不仅仅有鳄鱼,还有大象跟被毛犀,再看看手里头剑齿虎的大牙,他觉得还是稳当些比较好。

  于是,他决定让阿布带两个人先上去看情况,他跟另外四个人守在岸边,一旦真的发现有鳄鱼或者有别的水怪侵袭竹筏,他们也好打消上河心岛的念头。

  河边断裂的竹子很多,大多是粗大的竹子,收拢在一起添加横杠之后用皮绳绑在一起就是一个结实的竹筏。

  从岸边到河心岛的位置不过五十米,岛上长了更多的竹子,如果上了岛,不遇到大熊猫这种祸害,仅仅依靠竹虫,竹鼠,竹笋,他们七个人就能活得很好。

  云川把虎皮切割成了皮绳绑在竹筏上,虎皮绳子很长,切割了两张虎皮,这让云川的心很痛。

  阿布按照云川的吩咐举着一根竹篙上了竹筏,看他怒目圆睁的样子,云川就知道此时此刻,这家伙很恨他。

  竹筏是从上游放下来的,随波逐流,阿布很聪明的带着两个少年用竹篙撑着竹筏向河心岛漂过去。

  水流缓慢,没有鳄鱼,没有蛟龙跑出来祸害他们。

  竹筏在向下漂流了一里地左右,终于靠上了河心岛,阿布欢喜的在河心岛上又蹦又跳。

  云川看的很清楚,在竹林边缘的石台上,有几只熊猫坐在那里一边挠着肚皮,一边看新到的三个人。

  见大熊猫没有吃这三个人的打算,云川他们就把竹筏用虎皮绳子给拉回来了。

  剩下的三个人很是惊恐,他们很怕云川把他们留下,因为竹筏明显没法子一次把剩下的人都送过去。

  没办法,云川只好让他们带着小狼上了竹筏,自己跟野牛留在岸边。

  这一次同样平安,大河里没有奇怪的东西跳出来,只是这几个笨蛋不会操控竹筏,让云川拉着绳子多跑了半里地。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