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是野人 > 第十九章被他妈放逐了……

第十九章被他妈放逐了……

  /

  第十九章被他妈放逐了……

  嗯?

  这是母亲第一次阻止了云川的意志。

  云川想了一下,就不再继续追杀那个没鼻子的男人了。

  说起来,母亲其实很年轻,根据云川估算,她的真实年龄可能只有十八岁,甚至更小。

  当然,就外表而言,母亲至少有三十岁了。

  在这个洪荒的时代里,人的寿命被严重的缩短了,一个人的成长过程被自然环境严重的简化了。

  十岁,十一二岁的女孩子已经担负起部族人口繁衍的重任,可想而知,在这种环境下,婴儿夭折,孕妇死亡的概率该是多么大。

  当然,不会有人来统计这些数据的。

  族群里其他人也是如此,如果按照后世人的年龄来算,云川部落其实是一个总体年龄很年轻的部落。

  母亲害怕长着一嘴白牙的人!!!

  整个部族里只有云川一个人长着一嘴的白牙,如果仔细计算,长着满嘴白牙的人应该有两个,一个是云川,另一个就是——轩辕。

  阿布脸上的伤痕是母亲抽的,所以,云川没有办法帮他报仇,当然,阿布也没有这个奢望。

  太阳光出来的时候,人们基本上就不愿意干活了,一个个躺在工地上摊开身体让久违的阳光照射在他们的身上。

  至今,这些人还有在阳光下捉虱子吃的习惯,只是,翻遍身上简陋的皮衣找不到虱子,这让他们非常的焦急。

  晒太阳的时候如果不能从裤裆里找到一两只肥硕的虱子丢嘴里咬爆,这个太阳晒的就没有任何意义。

  有一些瘾头很大的人不断地在同伴头发里找虱子,把他们的脑袋细细的搜寻一遍之后,最终还是遗憾的放弃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幸运儿,搜寻到一只漏网之鱼,就高声嚎叫起来,捏着虱子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中放进嘴里,细细的咬爆,“啪”的一声响动之后,他就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看到那家伙享受的模样,莫说别人,就连云川的嘴角都流下来羡慕的口水。

  工程已经进行了一个月了,进度……基本上没有什么进度,指望一群拿着石头,木头,竹子制作的工具的人来完成一个工程,基本上没有什么指望。

  在中午时分阳光最猛烈的时候,一群人从黑色的灰烬地走了过来,每一个人身上都背着一些东西,等他们走近竹刺防御工事前边的时候,就很乖巧的停了下来,并且坐在地上,等云川部落的人过去。

  “又有人来部落了。”

  阿布隔着野牛坐在另一边。

  “部落壮大了。”

  云川嘴里咬着一根草茎也很高兴。

  “他们是来吃东西的。”

  “我们的食物很多啊。”

  阿布看着云川洁白的牙齿有些羡慕,就弄了一根树枝摩擦他的黄板牙。

  “再多的食物也不够,他们总是吃不饱,有些人吃饱了还在吃,直到把自己的肚子撑破。”

  云川站起身道:“他们需要帮助。”

  不等云川走过去,母亲就在很多人的簇拥下去见那些人了。那个没鼻子的人走在最前边,用自己的身体把母亲跟那些野人分开,似乎在时时刻刻保护着母亲,看他张开双臂的样子,非常的狗腿。

  “还要杀那个人吗?”

  “不杀了,不过,他很快就要死了。”

  “族里人说你杀死了康。”

  “康是谁?”

  “那个要杀死你,然后当族长的人。”

  “有人看到我杀那个人了吗?”

  “看到了,说你用石头把一根木刺钉进康的脑袋,后来还拔出木刺用胶泥堵住了口子。”

  “嗯,没错,现在他们害怕我吗?”

  “非常害怕,不过,他们更加害怕你一嘴的白牙。”

  “嗯?这是什么道理?”

  “只有孩子的牙是白的,有人看见你小的时候吃小孩,你每吃一个小孩就长大很多,把所有的孩子都吃了,你才长的这么大。”

  “谁说的?”云川听到谣言之后很是奇怪,他不觉得云川部落里有这样聪明的人。

  这个谣言的前半段是真的,云川就是那样把那个人给杀死了,问题是故事的后半段就很扯淡了,他什么时候吃过孩子?

  不过,就是因为这样,谣言的可信度变高了。

  “那个没鼻子的人说的。”

  云川低头沉吟一阵子叹口气道:“这不是逼着我杀他吗。”

  阿布见云川不理会他,就把头枕在野牛的肚皮上,摊开四肢晒太阳。

  外族人来了很多,尤其是在母亲把第一批人收留了之后,就有更多的人从灰烬地另一头走过来要求加入部落。

  今年这个冬天对他们部族来说非常的难熬。

  一场超级暴雨,加上云川制造的两场大火让他们的生活变得非常艰难。

  在这种艰难的状况下,轩辕又抢走了他们仅存的一点东西,于是,这个冬天就熬不过去了。

  聪明人才是灾难之源。

  通过这几件事,云川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个问题。

  所以,聪明人死掉越多,这些野人们的生活才能过的更加平静,虽然代价是继续过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

  即便是这样,也比聪明人带来的突然死亡要好。

  部落人没有分辨善恶,好坏的能力,他们的生命过于短促,还没有学会这个技能生命就走到了终点。

  那个没鼻子的男人就死掉了。

  死的很凄惨,也很诡异,吃饱饭不久,他就开始大喊大叫,还大笑,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嘴角还有白沫流出来,好几次想要跳下悬崖,都被族人给拉扯回来了。

  最后,他还是在大笑中失去了生命。

  自始至终,云川没有靠近这个过这个没鼻子的男人,所以大家就认为这个人的死跟云川没有半点关系。

  这种死法虽然诡异了一些,对于野人部落来说也不算太奇怪,有些被毒蛇咬过的人会出现这种状况,有些吃错东西的人也会出现这个问题。

  母亲指挥新来的野人们把这个男人的尸体丢下悬崖,不过,这一次她没有来到云川身边,跟他一起想用小砂锅里面的美食,而是坐在男人群里吃那些她早就不习惯吃的猪食。

  晚上睡觉的时候,母亲的竹楼摇晃了一夜,进出的都是那些刚刚投靠部落的新人。

  吃早饭的时候,云川忽然发现他好像被孤立了。

  以前,他虽然也是一个人吃饭,可是,那时候大家总会来到他身边看看他的食物,有些好奇的还会用竹勺品尝一口。

  现在,不对了,他们在云川吃饭的时候躲得远远地,只要云川的目光投在他们身上,他们就会把头转过去,就连母亲也不例外。

  中午的时候,有十六个少男,少女背着竹筐来到了云川的身边,他们的竹筐里装满了麻布,食物,以及陶罐,其中一个陶罐里面装满了熬煮出来的猪油,这是部落里最珍贵的东西。

  云川笑着看着母亲。

  这一次母亲没有躲藏,站在人群里笑着看云川。

  云川走了过去,拥抱了一下母亲,在她耳边道:“再见,女王陛下!”

  说完单膝跪地,亲吻了一下她黝黑的手,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竹楼,吩咐阿布将所有东西统统装进筐子里,驮在野牛的背上,然后,就领着小狼,野牛,阿布离开了部落,至于那十六个男女会不会跟上来,他一点都不在乎。

  事实证明,云川的魅力不足,更没有什么天生的王八之气,十六个男女愿意跟他走的只有六个人,而且是四个男的两个女的。

  这一次没人走在云川前边帮他开路了,所以,开路的任务只能是云川自己来。

  早上起来的时候他还没有想过离开部族的事情。

  此时,太阳才走到天中间,他已经踏上了离家的路。

  “你昨晚应该……”

  阿布昨晚帮助云川用毒蘑菇弄死了那个没鼻子的男人,所以,如今走在被驱逐的道路上,他就觉得昨晚应该多做一些事情的,比如连母亲一起弄死这种事。

  云川摇摇头,从始至终,他心中从来没有过弄死母亲这种想法,即便现在被母亲放逐了,他还是没有这个想法。

  如果他真的想要那个部落,现在回去弄死母亲也不晚。

  云川回过头看着那六个背着背篓跟随他出来的六个少年道:“你们他妈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六个少年齐齐的朝他咧开了嘴笑,很快,云川就发现,这六个家伙可能是部落里牙齿最白的六个人。

  离开了灰烬地,竹矛,投枪,弓箭,剑齿虎的牙刀,就要武装起来了。

  灰烬地的外围就是一望无际的荒野,此时的荒野里荒草萋萋,看不见半点绿色。

  只能在一个个不算大的土包上能看到一个个直立起来看着他们这群人的土拨鼠。

  在更远处的黄草里,偶尔能看见一两只呆滞的狐狸,而狼,这种东西早就跟枯草混为一体了。

  大河里碧波滔滔,滚滚东流,偶尔会有一两条硕大的金色大鲤鱼从碧波中一跃而起,金鳞在阳光下沾着水花闪闪发光,纵越之后就重新跌入水中,好像在这湛蓝的天空下似乎真的有一道龙门。

  远处的荒草中已经开始泛起一道道的竖波纹,而且呈半圆形向云川一行人包抄过来。

  小狼嚎叫起来,野牛也惊恐地踩踏着四蹄,六个少年与阿布将竹矛朝外伸出,把云川保护在中间。

  云川用口水弄湿食指,感受了一下风向,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陶管,抽掉上面的竹帽,小心的吹了一下,一小团火苗就跳了出来。

  干燥的荒草被点燃了,从一个点很快就成了一个片,马上就势成燎原。

  一只土黄色的狼从荒草中跳跃出来,引吭高歌了一声,就有无数的狼跟着嚎叫,然后,就没命的向远方逃窜。

  云川背着手站在河边的一块巨石上,眼看着狼群远遁,大火燎原低声道:“老子来这个世界,就是来破坏的。”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