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是野人 > 第十四章王,一般都是宁死不屈的

第十四章王,一般都是宁死不屈的

  第十四章王,一般都是宁死不屈的

  此时的剑齿虎并没有好多少,它的身体已经伤痕累累,一黑一黄两头老虎不肯放过它,依旧绕着巨石踱步,没有离开的意思。

  剑齿虎的尾巴已经断了一截,仅剩的大约两尺长的尾巴其中有一尺多长是没有虎皮包裹的,血乎乎的翘在它的身后,就像是一只白骨旗杆。

  四头老虎在打架,厮杀声震天动地的,河边的野兽不论是吃素的还是吃肉的都已经跑光了。

  小野牛也想跑,被云川按着脑袋不得不看这一场明显超出它承受范围的恶斗。

  而小狼却似乎看的血脉贲张,好几次都想叫唤,被云川捏住了嘴巴喊不出来。

  看到剑齿虎的惨状,云川暗暗叹息一声,这家伙就是一个失去了领地的王,可能不小心闯进了别的老虎的领地,现在被人家围剿。

  一头老虎打不过剑齿虎,现在,人家纠集了很多伙伴一起来围剿它,谁说老虎不懂兵法?

  就在此时,巨石上的恶斗已经到了要分胜负的关键时刻了,剑齿虎的牙齿咬在黄老虎的腰上,而黑老虎的爪子牢牢地抓着剑齿虎的脊背,一张血盆大口也死死地咬住剑齿虎的肩胛。

  三头老虎同时从巨石上跌落下来,在乱石滩里翻滚成一团,搅的鹅卵石四处乱飞,沙尘漫天。

  云川将背靠在一棵巨大的柳树上,距离柳树不远的地方燃烧着大火,这是母亲她们为自己布置的安全阵地。

  云川离开了安全区,忍着灼热感冷漠的看着这场即将要分出胜负的恶斗。

  剑齿虎丢掉了嘴里的黄色老虎,探出爪子从黑老虎的脸上划过,黑老虎的两颗眼珠子顿时就被扣了出来。

  黑老虎惨叫一声,两只爪子在剑齿虎金黄色的皮毛上胡乱抓了起来,每一爪子过后,剑齿虎的身体就飚出大片的血花。

  剑齿虎的嘴巴张的如此之大,两枚匕首一般的尖牙深深地刺进了黑老虎的脑袋,黑老虎的正在反抗的身形猛地停滞了下来,然后就带着剑齿虎轰然倒地。

  胜负已分,赢的是云川。

  剑齿虎虽然还能勉强抬起头,淡黄色的眼珠子依旧阴冷,沉静,没有什么神思,可是,它拖在地上的内脏告诉云川,剑齿虎活不了多久了。

  云川当然不会靠近它,可是,身后的大火逼迫他不得不向河边靠拢。

  因此,他只能站在高高的河岸边上俯视着这头兽中之王,在他身后,那棵高大的柳树正燃烧的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炬。

  剑齿虎也在看着他,一人一虎都没有说话,或者吼叫的心情,就这么冷冷的对视着。

  云川依旧瘦弱,力气还是很小,至少,与剑齿虎是没有办法相比的,哪怕剑齿虎最具威慑力的两只大牙齿已经留在黑老虎身上了,它还是一头兽中之王。

  只是,剑齿虎的伤势很重。

  普通老虎不喜欢剑齿虎,就像普通老虎会杀死狮虎兽一样,这是来自生命本身的仇恨。

  牙齿断了,它的爪子也折断了,锋利的爪子收不回去,翻折断裂吊在皮肤外边。

  剑齿虎的四肢终于撑不住了,沉重的身体趴在地上,就这样压在他裸露在外边的内脏上,脑袋也耷拉在地上,巨大的鼻子不再翕动,那双沉静的眼睛也渐渐地失去了神采。

  云川走上前揪下来一个断裂的爪子,发现上半截是空心的,就套在自己的手指上,来回活动几下,发现很合适当指刀。

  “嗷——”

  剑齿虎咆哮一声,却有气无力的,随着它用力的咆哮,它拖在地上的肠子断裂了,留存在肠子里的食物残渣流淌了一地,臭气熏天。

  云川用手肘遮挡了一下鼻子,那头已经奄奄一息的剑齿虎猛地站立起来,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跳了起来,不过,它没有追杀云川,而是一头扎进了波涛滚滚的大河之中。

  或许是已经用尽了最后一口气,剑齿虎跳进大河之后,仅仅翻滚了一下,就带着大蓬血水消失在碧波之中。

  云川的心情并没有什么波动,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才是最需要同情的动物,这头剑齿虎王之死,不过是自然法则下的一个缩影罢了。

  云川站在浅浅的河水中,等待身后的火焰慢慢熄灭。

  又等了很长时间,倒在地上的三头老虎再也没有动弹。

  云川取走了掉在地上的爪子,也拿走了镶嵌在黑老虎头上的两柄匕首一般的牙齿。

  这两柄牙齿非常的锋利,表面已经有玉化的模样,握着剑齿虎的牙髓部分,就像是握着一柄匕首的刀柄,很顺手。

  地上还有三头死去的老虎,他就试着用这两颗牙齿的内环部分切割一下虎皮,结果——势如破竹。

  平白多了将近一千斤老虎肉,母亲就不愿意继续赶路了。

  她派了人沿着大河去搜寻那头跳河的剑齿虎,想要把它的肉也利用一下,结果,派出去的人什么都没有找到。

  野牛亲眼看着四头老虎死掉了,所以也就没了对老虎的敬畏之心,至于小狼,它以小小的身躯硬是吞掉了两颗老虎的心。

  母亲不想丢弃老虎的肠子跟肚子,在云川的强硬要求下,最后还是把老虎的肠子,肚子丢进了大河,他不想破坏胃口。

  出门在外,老虎肉一定是舍不得吃的,三头老虎的心,肝,肺,肾脏乃至虎鞭就成了众人的口中食。

  虎鞭从中破开之后扒掉里面一层白色的膜,穿在竹枝上烤,不一会,虎鞭特有的腥臊味就弥漫开来。

  撒上盐巴之后,云川咬了一口,这东西咬起来很有弹性,肉块在嘴里不断地蹦跳,需要凝神捕捉,才能嚼碎吞下肚子。

  一根一尺多长的虎鞭下了肚子,云川多少有些暴殄天物的感觉,此时,无论如何都该有孜然跟辣椒的。

  母亲不喜欢吃这东西,别人也觉得味道不好,他们更加喜欢水煮之后大块,大块的老虎肝脏,像吃馒头一样的啃。

  就这一点而言,云川比他们更像野人。

  吃了一整支烤虎鞭,云川偷偷地拉开裤头看看小弟,结果,一点变化都没有,心中也没有产生一星半点的欲望。

  这让云川很是担心——毕竟,虎鞭在后世可是神一样的男科圣品。

  现在,这东西唯一的作用就是——小狼不敢靠近他了。

  就连野牛也不怎么喜欢靠近云川。

  老虎是用尿液来圈势力范围的。

  老虎是用尿液来警告入侵者的。

  尿液中还有老虎自身的激素,现在,云川吃了老虎太多的激素……

  在得到三头老虎的时候,母亲就派了十个人背着老虎肉老虎皮回部落了。

  云川不打算那这东西去交换货物,或者说,野人们的货物他多少有些看不上。

  走了十个人,剩下的人就要在河边等。

  他们按照云川的吩咐举着火把走的,而且边走边烧河边的草原,因为靠着河流,他们烧的很是放肆,所以,他们远去的地方便是一路烟尘。

  傍晚的时候,云川放火把河边的草原给烧了,草有些湿,火着不大,烟非常的多。

  这就够了,不论是火,还是浓烟都有驱赶野兽的功效,即便是南迁的大象,犀牛遇到烟火,也会自动避开。

  此时,河的对岸,也出现了烟火,借着太阳的余晖,云川看到对岸也有一群人,而且也正在看着他们。

  “他们怎么过河?”云川问母亲。

  母亲吃了一惊,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云川道:“不能过河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制作竹筏吗?”

  “竹筏只有我们部落里有,他们不会。”

  云川没有问他们是不是会游泳过来的话,因为那样问就太蠢了,他的部族里除过他之外,没有一个会游泳的,相信对岸的那群同为丘陵野人的部族也没人会游泳。

  母亲做事很简单,她相信总会有地方可以过河,大家只需要继续向前走就是了。

  根本就不考虑路途会影响货物性价比的事情。

  在河边停留了三天,送虎皮虎肉回去的族人赶回来了,走一路,放一路火的办法很有效,走了十个人,回来的依旧是十个人。

  众人是沿着大河溯流而上的。

  越往上走,基本上就离开了丘陵地带逐渐进入了山区,大河的河道就越来越窄。

  直到云川看到了一座天生桥横跨在大河上,云川才真正开始佩服起母亲来。

  金年的集市就在天生桥边上,他们一行人抵达集市的时候,天生桥边上的空地里,已经坐着,躺着很多人。

  在他们的面前摆着他们需要交换的货物,有的人面前可能摆着一两个陶罐,有的人面前摆着几张皮子,有的人面前摆着一大筐或者一大袋盐巴,甚至在某些人面前站着几个或者一群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小姑娘。

  总体上,他们带来的货物都不多。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