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是野人 > 第十三章没了领地的王下场都不好

第十三章没了领地的王下场都不好

  第十三章没了领地的王下场都不好

  昭示冬天来临的表现往往不是雪,而是一场绵绵不尽的冬雨。

  云川之所以知道冬天已经来临,完全是因为他在晚上看到了北斗七星的斗柄已经指向了北方。

  斗杓东指,天下皆春;

  斗杓南指,天下皆夏;

  斗杓西指,天下皆秋;

  斗杓北指,天下皆冬。

  秋雨打在瓦片上发出的声音很动听。

  透过小小的窗户,云川看见了袅袅的炊烟。

  是的,云川把部族中储存的粮食,分给了每一个人,他没有一次分完,而是给了每一个人可以吃一个月的粮食。

  有了房子,很自然的就出现了家庭,女人们都喜欢找强壮的男人组成家庭,把两人的食物混在一起吃。

  最强壮的女人自然会找到最强壮的男人,不强壮的女人自然只能跟不那么强壮的男人混在一起。

  当然,部落中也出现了两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居住在一起的现象。

  这些云川都没有去干涉。

  没成年的男孩,女孩自然是要跟着母亲这个族长一起生活的,在母亲的调配下,他们获得的资源自然是最多的。

  那个没有鼻子的男人成了云川的奴隶。

  没有错,他真的是云川的奴隶,跟小野牛,小狼一起睡。

  这个人很危险!

  云川跟这个男人相处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成功的从这个人口中掏出了他们部族的一些信息。

  假如让这个男人走掉,只要让他平安的回到他的部族,他一定会带领更多的族人来到这里,把云川部落里的人全部抓走。

  被抓走的族人,除过当奴隶之外,没有别的出路。

  原始时期的人之所以是原始人,那是因为只有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平均分配,才能让大部分人活下来,是一种很无奈的选择。

  之所以会出现奴隶,完全是因为他们学会了种地,一个人的产出有了剩余,所以,也就出现了剥夺别人剩余价值的奴隶主存在。

  这就是云川部落属于原始社会,而没鼻子的男人部落属于最早的奴隶社会的原因。

  狩猎,采集部落没有剩余价值,自然不存在剥削,农耕部落有剩余价值,自然会产生剥削。

  尽量的压缩奴隶的消费,剥夺更多的剩余价值,好让自己脱离艰苦的劳作,这就是奴隶主最基本的操作罢了。

  云川不敢放这个没鼻子的男人离开,如果是原始人的肉搏混战,他其实是不怎么害怕的,毕竟,在他的部族里,已经出现了弓箭,虽然是竹弓竹箭。

  可是,没鼻子人的部落里却已经出现了青铜剑!

  按照云川的估计,没鼻子人的部落也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中心,在他们的东方,还有更多的更加强大的部落。

  那些强大的部落该有多么的先进,云川对此一无所知。

  不过不要紧,他们即便是再先进,也不可能比自己更加的先进。

  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罢了。

  抓一把油炸竹虫塞嘴里,云川吃的脆生生的,小小的陶锅里还有小米粥在轻轻地咕嘟着。

  喝一口竹沥水,解一下竹虫带来的油腻感,竹虫这东西吃多了容易上火,喝一口竹沥水就没有这个后顾之忧了。

  火炕很暖和,导致屋子里也春意盎然的,小狼将脑袋放在两只前爪上睡得呼噜,呼噜的。

  已经长成半大野牛的小野牛,卧在炕边上不断地反刍,偶尔用自己长出来不长时间的角磨蹭一下云川的竹桌腿。

  母亲嚣张的叫声在房子外边不断响起,今天就是母亲要去集市的日子。

  她总是盘算着要把族里的那些多余的小姑娘带出去换成别的东西,那些在部族中可以吃饱穿暖的小姑娘们自然是不肯的,在哪里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云川烦躁的把脑袋伸出窗户,对拖着一个小姑娘发飙的母亲吼叫道:“她不愿意就不要把她弄出去!”

  母亲抬头看看儿子执拗的摇摇头道:“不成,已经有族里的男人钻她的竹楼了。”

  “那就收拾那些男人!”

  “不成,男人要干活!”

  “那就用鱼干或者盐巴,再或者是背篓,陶锅换一些可以钻她竹楼的男人回来。”

  “不成!”

  母亲舍不得那些东西,在她看来族里的女人太多了,尤其是这种不能给族里生产小崽子的女人太多了。

  云川不明白,母亲要那么多的东西做什么。

  满满一山洞的鱼干,肉干,菜干,以及装了七八个大缸的草籽,再加上堆积如山的干竹笋,新鲜竹笋,以及腌竹笋,足够族人吃上一年多,现在不拿去交换东西,等到来年的梅雨期到来,一定是腐烂的下场。

  至于陶器,竹器,部落里更是多的没处用。

  这些东西早就该拿去跟别的部落互通有无了。

  母亲现在没来由的有些害怕云川,见儿子反对,就松开了那个女孩子,冲着云川嘀咕道:“等部落里尽出死孩子的时候你就知道后悔了。”

  一年的时间里,云部落里的人已经渐渐习惯了云川的话,尤其是跟云川朝夕相处的母亲,更是掌握了非常多的词汇。

  没鼻子的男人背着老大一背篓还泛着青色的草回到了云川的屋子。

  野牛看到了青草,就出门来到了背篓跟前,用牛角挑翻背篓,找了一束最新鲜的野草开始吃。

  云川喝完小米粥之后,母亲也把队伍整顿好了,足足五十个男人背着五十个大背篓,每一个背篓里都装满了货物,其中,以盐矿最多。

  部落里的人早就达成一致意见,不拿粮食去跟别人换没用的东西。

  至于准备用来换亲的少女们,在云川的强力干涉下,众人拟定的货物清单里,就没有她们的存在了。

  见一群少女躲在云川的房子里叽叽喳喳的告状,她就非常的担心,担心儿子会把这些少女留在他的屋子里。

  所以,当云川提出要跟她一起去换亲市场,她非常的高兴。

  穿皮衣的好处就在于这东西不怕水,雨水落在上面就迅速地滑走了,只是戴在头顶的皮帽子因为有毛的缘故,很快就变得湿漉漉的。

  皮帽子只有云川有,别人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他们赤脚踩着湿滑的土地走的又快又稳。

  野牛身上驮着两个硕大的竹筐,筐子里装满了各种食物,当然,最多的还是鱼干。

  它走的也很稳当,就是偶尔会吃一口遇见的美味青草。

  小狼精瘦,不断地在队伍中跑来跑去,皮毛被雨水打湿之后,就变得有些瘦骨嶙峋了。

  其实这一次母亲也不确定换亲市场还在不在,突兀的出现了一条大河,改变的很多的东西。

  不知不觉,云川跟随队伍走到了大河边,此时,大河因为不断地下切,河床变窄了很多,河边也出现了很多鹅卵石,看样子,这条河就要安稳下来了。

  众人躲在河床下切形成的一个干涸的凹陷处,还点起了火。

  众人迅速的在火堆上烤着咸鱼,干肉一类的食物。

  云川抓了一把油炸竹虫塞嘴里,又把一块腌肉放在小狼的嘴边,把注意力放在了大河上。

  尽管天上还下着雨,河水却非常的清澈,整条河水呈青碧色,流淌起来就像是玉浆在流动。

  水流湍急,看不见鱼,偶尔会有一朵浪花激起,在绽放出白色花朵之后便迅速的消失了。

  铅灰色的天,碧沉沉的水,很快就把世界变成了一幅素色水彩画。

  众人吃过了饭,便围着火堆打盹,云川很谨慎的把自己藏在最里面。

  只要离开部落,云川一定是最胆小的那个,他深深地知道,生命对于人来说,只有一次,容不得粗心大意。

  “嗷——”

  一声熟悉的嚎叫声引起云川的好奇,昏昏欲睡的人们也立刻精神了起来,他们很快就准备好了竹矛,以及弓箭。

  “嗷嗷嗷——”

  又有三声低沉的虎啸声传来。

  这一次云川面如土色。

  一头剑齿虎或许能对付,四头老虎对于这五十个装备了最简陋武器的人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众人慢慢的,从那个坑里爬出来,小心的探出头去,终于在河边的一颗大石头上看到了那头剑齿虎。

  只是此时的剑齿虎完全没有了那天宛若从太阳里走出来的模样,一身漂亮的皮毛上到处都是伤痕,就连它硕大的脑袋上,都有好大一条创口,血不断地从脑袋上滴下来。

  它目前的处境很不妙,在大石头下边有三头猛虎呈品字形站位正打算围剿它。

  这三头老虎看起来就顺眼多了,尽管脑门上顶着一个王字也张着嘴冲着剑齿虎咆哮,它们的嘴里却没有那么一对凶恶的匕首。

  正常老虎就该是这个模样。

  剑齿虎不停地在大石头上打转,看起来有些凄凉,它需要同时应付三头老虎的进攻。

  一头花皮老虎猛地朝大石头上的剑齿虎扑了过去,却被人立而起的剑齿虎一掌拍在脑袋上,这一掌的力气很大,径直打断了这头老虎的进攻,重重的摔在地上。

  可就在剑齿虎应对这一头老虎的进攻的时候,另外一头毛色偏黑的老虎却偷袭得手,云川看的很清楚,虎掌中弹出两寸长的爪子,重重的拍在剑齿虎的屁股上。

  “嗷”

  一股鲜血从身后飚起,剑齿虎咆哮一声,身体凌空转过来,一口咬在另一头准备偷袭它的猛虎脖子上,匕首一样的尖牙深深地刺了进去,然后就看见剑齿虎的虎头猛地甩动一下,那头老虎吧唧一声掉在石头下边,血如同泉水一般的喷涌而出,染红了大片的石头。

  这头老虎歪歪扭扭的站起来,脑袋却偏向一边,勉强走了两步就摔倒在乱石滩上轻微抽搐着。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