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是野人 > 第十章穴居人与有巢氏

第十章穴居人与有巢氏

  第十章穴居人与有巢氏

  小野狼昨晚没有跑掉,小野牛昨晚也没有临阵脱逃,这是很好的伙伴。

  所以,云川就把它们带去山洞下的小溪里洗澡。

  这是一个极为浩大的工程,他不仅仅要把小野牛跟小野狼洗干净,最重要的是要给它们除虫。

  云川唯一能使用的清洁工具就是碱水以及草木灰。

  一整天的时间,他除过清洗小野牛以及小野狼之外,别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族人们又去了河边继续抓鱼,晒鱼干,不过,这一次去的人只有一部分,另一部分人要留在山洞里继续晾晒拿回来的鱼干。

  山洞下的山坡上长满了竹子,这里的竹子非常的多,蔓延开来至少有三五千亩之多。

  这在云川的眼中,不仅仅是重要的食物来源地,还是他即将创造文明所需的基地。

  这个时候,就显露出掌握一种文明的好处来了,即便仅仅是竹子文明。

  云川有信心利用竹子来开启一个崭新的文明。

  母亲觉得应该利用竹竿来晾晒鱼干,可惜,竹子的砍伐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超过成人手腕粗细的竹子基本上超出了手工砍伐的范围,那些粗陋的石器斧头砍在竹子上,只会蹦起老高,甚至会伤到脑袋,对竹子却毫无损伤。

  当然,这难不倒云川。

  他教会了族人在竹子底下点一小堆火烧烤,被火烧烤过的竹子很快就变软倒下了,只要反复弯折几次竹子就会断裂。

  那些轻易可以得到的枯竹云川是不要的,他只想要翠竹。

  族人们采集了枯竹用来当架子,晾晒鱼干,云川需要翠竹来给自己修建一座真正的房子。

  他坚持认为自己不是野人,既然不是穴居野人,那么,就该有一个合格的房子,哪怕这个房子是用竹子修建成的。

  傍晚的时候,疲惫的母亲回来了,也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部落里的盐巴没有了,她准备带上部落里的女孩子们去换点盐巴回来。

  云川瞅瞅部落里那些丑丑的姑娘们,觉得很不妥,母亲不能把这些女孩子当成昔日农村家里养的鸡,没有油盐酱醋了就拿一只去换。

  更何况这些小姑娘们真的是小姑娘,从她们胸口鼓起地两个鸡蛋大小的包来看,绝对没有成年,这个时候嫁给人家一族的男人,云川不寒而栗,他准备把自己这些姐妹们再养两年。

  对于一个昔日的精英地质队员来说,找到一处盐矿,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他们居住的这座山上就有,因为他在岩石上看到了好多贝壳。

  有贝壳,就说明这里原本是汪洋大海,既然是汪洋大海,有盐矿就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

  海水没有了,海水里的盐以及各种矿物质不会溜走。

  至于怎么找寻这些盐矿,那就更加的简单了,牵着小野牛走一圈,它就能找到盐矿。

  事情比云川想的还要简单,因为小野牛在吃饱了之后就开始舔舐山壁上的岩石。

  云川也舔舐了一下,又苦又涩又咸,这就是硫酸钠盐矿,能明显品尝出浓重的咸味,说明这个矿的氯化钠含量不错。

  颜色呈灰色,只能说明这些盐里面的杂质太多需要用水重新溶解,过滤掉杂质之后基本可以食用了。

  食盐的来历是上一任族长宁死都不说的秘密,或者说那个把族长丢悬崖下的凶手根本就没有想起来问,就连母亲也只想着如何当上族长,也没有想族人没了食盐该怎么生活下去这个问题。

  好在有云川。

  敲下来一堆灰色的盐矿给了母亲,母亲品尝过这些三成是杂质的食盐之后很满意的继续去当她的族长了。

  她现在是部落中最重要的人了,一个带领大家捉到数不尽的鱼的人,也是能给大家继续提供食盐的人。

  云川很忙。

  在解决了族人的吃饭,跟吃盐问题之后,他就一心一意的要带着族群进化一下,争取从穴居人向有巢氏进化。

  别看这仅仅是从洞里住到屋子里,其代表的意义极为重大,要知道在漫长的人类历史进化过程中,仅仅走出这一步,就用了数十万年。

  而房子的出现则代表着有着固定伴侣的家庭同时出现了。

  就这一点而言,云川经历过的后世与现在差别不大。

  不能再一大群人住在一起,不能再给女人一点食物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再这么下去,一个人染病灭全族的故事就要在这里上演了。

  两百来人的部落,收集食物的人总是最多的,所以能帮云川修建房屋的人就很少了。

  不过,当云川指挥修建的第一座竹楼出现之后,人们还是惊诧了好久,母亲甚至意图占领这座漂亮的竹楼,被云川毫不犹豫的给撵走了。

  无他,主要是母亲对于洗澡这回事一点都不热衷,跟她躺在一起,云川总能闻到以咸鱼味道,腐肉味道为主混以各种各样难以描绘的奇怪味道组成的足以杀人的气味。

  而她最喜欢的睡觉方式就是如同八爪鱼一般的搂着她的胖儿子睡,且在睡觉过程中绝不松手。

  在需要母亲保护的日子里,为了活下去,再难闻的气味云川也能忍下去。

  现在,就没有受这个罪的必要了。

  竹楼修好了,就矗立在山洞前边的平地上,云川在里边住了一夜之后等不到天明,就开始重新筹备山洞周边的防御体系。

  就在昨夜,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野兽来过,天明之后,他在竹楼下不但发现了野猪的粪便,还看到了苍白色的狼粪。

  再想想上一任族长跟剑齿虎搏斗的故事,这让云川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住在竹楼上,就像是一块悬在高处的美味肉块,那些野兽只是没力气跳的那么高,加上竹楼实在是太结实了,昨夜才没有发生一场惨剧。

  为了报复,云川第一时间就把小河对岸的松林给点燃了,因为那些野兽的脚印最终都消失在松林里。

  这种油性松树本来就很好烧,在云川刻意放火之后,整座山都燃烧了起来,火势还不断地向后山蔓延。

  看到滔天的火势,母亲以及族人被这个场面吓坏了,一个个鹌鹑一样的缩在山洞里,对这场大火充满了敬畏。

  放火烧山,野人们干不出来,云川这个文明人完全能干的出来。

  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只有给自己充足的时间,才能把老天爷欠他的血肉迅速补回来。

  至于会造成环境灾难这种事,云川一点都不在乎,他只在乎自己能否在这个严苛的环境中活下去。

  而火这个东西,是他目前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只要有了这场大火,加上那条改变了附近生态的河流,云川觉得可以让自己的部落不受野兽惊扰,从而安静一阵子。

  竹林里的竹子分成了很多个群落,除过高大的楠竹之外,还有绿竹,麻竹,楠竹可以提供好吃的春笋,冬笋,而绿竹,麻竹则能在夏天,秋天依旧供应笋子。

  所以说,如果制作了笋干,或者酸笋,一年四季都有东西吃。

  再加上河滩里的鱼,烧掉用来狩猎的松林饿不死族人的。

  再说了,云川到现在都分不清楚,到底是族人在狩猎,还是在主动给野兽送肉吃!

  只要族人进入了松林……回来的时候总会少那么一两个,或者受伤那么几个。

  至于他们打回来的猎物,与投入极其的不相称。

  既然是这个结果,不如一把火烧了,给族人创造一片安全的空间。

  野兽对于火有着天然的敬畏感,而一场巨大的山火,会把恐惧两个字深深地镌刻进野兽的基因里。

  尤其是那头剑齿虎,一定不能继续在这里生活,否则,整个族群的人都不够它吃的。

  松林里传来几声悠长的虎啸声,从这几声虎啸中,云川能听出慌张的意味出来。

  一头熊熊燃烧的野猪从松林里突围出来,它身上那层厚厚的松脂已经被山火点燃了,从松林里跑出来不长时间,就一头倒在灰烬里。

  母亲自然不会眼看着珍贵的脂肪被火烧掉,命令两个强壮的族人把这头死猪拖回来,丢进小河。

  有了收获,母亲就高兴起来了,族人也高兴起来了,所以,他们就守在火场边上,等待被山火烧的迷头转向的野兽自己送上门来。

  收获很不错,仅仅是野猪就收获了五头,虽然有些焦。

  狗熊也收获了两头,一大一小,死前大狗熊还抱着小狗熊,大狗熊的皮已经完全无法利用了,小狗熊的皮还是很完整的。

  按理说,看到这一幕,身为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感触,可是,族人们唯一的感触就是——流口水。

  云川自己收获了一头豪猪,他对豪猪肉不感兴趣,对于豪猪仅存不多的刺很有好感,一根根的收集起来。

  豪猪刺有毒,云川找不到试炼对象,就用小野牛的屁股实验一下,结果,小野牛的屁股很快就鼓起来了一个包。

  山火继续燃烧着,这么大的一座山,山上的松树长得极为茂盛,其中有两棵高达三十米,七八个人都抱不拢的松树在夜色中极为醒目——就像两棵巨大的火把。

  有这样的两个火把照亮,族人们难得的没有在山洞里过夜,烤肉的味道再重,也不可能招来什么野兽,所以,当明月出东山的时候,人们都很高兴。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