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是野人 > 第七章神奇其实没有那么神奇

第七章神奇其实没有那么神奇

  第七章神奇其实没有那么神奇

  这几天,云川没有喝水,尤其是喝族人们储存起来的水。

  水坑里的水已经有细细的红色线虫在翻滚,喝这样的水,有九成的可能活不到天晴。

  如果口渴了,他宁愿爬到山洞口,呼吸浓雾,呼吸几下,就满口生津。

  他还不准母亲喝水,带着她一起来山洞口呼吸云雾,毕竟,她要是染病了,自己就没有安全的奶水喝了。

  到了后来,全族人都不再喝水了,全部挤在狭小的洞口张口呼吸,如同一条条焦渴的鱼。

  云川也不再吃那些没有完全煮熟的食物,更不肯碰那些放置了好多天的食物。

  族长很聪明,处处跟着云川的生活习惯走,并且奉为圭臬。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族里不再凶猛的死人了。

  大雾又弥漫了十天。

  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风吹开了云雾,天地才重新变得清明起来。

  此时,云川已经有一米高了。

  一米高的孩子在族中已经算是少年人了。

  毕竟,身体最高的族长也不过一米六左右,目测体重不会超过一百三十斤。

  随着身高体重的增加,云川的力气也在增加,只是力气的增加,还在云川理解的范畴之内,并没有在身高一米,体重五十斤的时候就能拔山填海。

  充其量也就比其余少年的力气大了一点而已。

  因为雾气侵扰,山洞重新变得湿漉漉的。

  族长让族人们弄来很多潮湿的柴火放在平台上曝晒,同时,也把山洞里存储的食物也搬出来曝晒。

  然后,他就干了一件让云川难以理解的事情,他点燃了山洞里重新储存的茅草以及木柴。

  山洞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大烟囱,浓烟从山洞的后方冒出来,烟雾弥漫了整个后山。

  族长这一次的准备非常的充分,前面的干柴燃烧的时候烘干了后面的湿柴,于是,山洞就变成了一个窑!

  云川以为如此猛烈的大火会把山洞烧塌,没想到,这个山洞非常的结实,除过跌落了很多石头之外,并没有如云川预料的那样坍塌。

  山川地貌被一场山洪彻底的给改变了。

  原本平缓的山坡被山洪切割成了悬崖,原本是草原的地方,突兀的多出来了一条大河。

  这条大河如此之大,让站在山洞口瞭望的云川颇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这条河比云川见过的任何一条河流都要大,比长江还要大上五倍不止,生生的将大地劈成了南北两岸。

  这条河让原本坐落在山峦丘陵地带的部族,变成了一个临河而居的部族。

  看到这条河,云川的第一感觉就是——自己的部族从此以后的主要食物将是——鱼。

  他相信,这条河流会打破这里原来的生态。

  这是云川第一次看见的一条不受人类管控的河流……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河流不受管控对于一个想要安居乐业的人类聚集地就是一个灾难。

  他现在更加担心,自己的身体会不受管控的继续长下去,一个半月的时间就从婴儿状态长到了一米高,这不符合人的成长规律。

  想到这里,云川总是忍不住要低头瞅瞅自己夹在两条胖腿中间的雀雀。

  还好,这东西看起来还是那么精致,跟身体很相称,没有变的更大,也没有变的更小,更没有长成畸形。

  总体上,自己的身体成长的很快,却是均衡成长的。

  母亲是一个愚蠢的女人,对于儿子这么长,她没有任何的疑问,反而总是牵着他四处炫耀。

  至于族群里的人,也没有对这种不科学的事情发出疑问。

  或者说,他们觉得孩子就应该在一夜之间就长大,第二天就能跟随他们一起去狩猎。

  对于眼前突兀的出现的河流,族长很是谨慎,虽然天气已经放晴了,还是不准许部落里的人靠近大河,他总觉得那里充满了危险。

  事实上族长的担忧是很有必要的。

  因为,在以后的三天时间里,那条大河正在慢慢的变小,于是部落里的人就朝大河跪拜了一番。

  只有云川明白,眼前的大河并不是变小了,而是变深了,汹涌的河水不断冲刷着这片黄土平原,向下切实必然的事情。

  再加上大雨已经停了,河流没有那么多的水补给,也是他变小的原因之一。

  此时的云川已经可以跟随母亲去原野上收集任何能吃的东西了。

  对于自主寻找食物这件事,云川已经期盼很久了。

  身体已经长大,母亲的**即便是再饱满,也喂不饱他这个巨婴了。

  不过,当他第一次赤着脚进了荒原,他才发现,想要在这个春季寻找到足够的食物,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春日的荒原上很美,一望无际的草毯从脚下一直铺设到了天际,原野上有数不尽的野花,星星点点的装扮在其间,巴掌大的蝴蝶翩翩起舞,指头肚一样大的蜜蜂辛勤的采着花蜜。

  这样的景色真的很美,不过呢,这是吃饱之后才能欣赏的东西,饿着肚子的时候,再美的景色,也绝对没有一块饼来的实惠。

  母亲坦克一般在半人高的草丛里横冲直撞,还大声吆喝着,这是在给儿子开路呢。

  云川紧紧的跟在母亲身后,他总觉得在他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还隐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

  草丛里除过蜗牛之外,没几样能吃的东西,不过,母亲总能找到让云川欢喜的东西——比如各种蛋。

  在寻到两枚拳头大小的鹅蛋之后,母亲就刻意的避开人群,母子两躲在一个草窝子里,将两个鹅蛋敲开一个口子,相互傻笑着,吸允这难得的美味。

  吃完鹅蛋,母亲消灭了偷吃的痕迹,牵着她的胖儿子继续在草丛中搜寻食物。

  云川瞅着大河消退之后留下的大片,大片的沼泽地,沼泽地上空满是飞翔的鸟儿,有些鸟儿飞着,飞着就一头栽倒下来。

  再飞起来的时候,尖嘴上往往就叼着一条鱼。

  看到这一幕,云川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去那里看看。

  母亲虽然不情愿,她还是拗不过这个让她在部落里地位高涨的儿子,不情不愿的跟着去了沼泽地。

  沼泽地里的境况很符合云川的判断,甚至可以说,远远超过了他的判断,他没有想到,这片沼泽地里会留下这么多的鱼。

  一个两尺见方的水洼里,竟然全是密密麻麻的鱼头,鱼算不上大,最大的也不过巴掌长,在不远处的浅水里,云川甚至看到了沿着浅水拍打着鱼鳍乱跑的大鱼。

  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沼泽,而是一处物产丰富的鱼塘。

  母亲看到这么多的鱼,纵身就扑进了浅水里,先抓到了一条鱼咬在嘴里,两只手还抓着两条鱼,然后就焦灼的瞅着满池子的鱼发愣。

  她的目光忽然落在自己胖儿子身上,从水里跳出来,把一条鱼塞儿子嘴里让他咬着,又把另外两条活蹦乱跳的鱼放在儿子的手里,她再一次跳进了水里。

  云川叹口气吐掉嘴里的鱼,折下一根嫩柳树枝条,从鱼鳃位置穿过去,就朝嘴里叼着鱼,手里抓着鱼的母亲大喊:“抓鱼!”

  母亲看到了云川的新发明,高兴极了,把三条鱼甩上岸,自己继续抓鱼。

  片刻功夫,云川就串了十几串鱼,每一串至少有五六斤重,就她们母子的力气,这该是极限。

  母亲已经迷上捉鱼这件事了,直到云川大喊大叫着将她从丰收的迷幻中唤醒的时候,她依旧不满足于眼前的这点收获。

  母亲上岸了,手里握着两条一尺长的鲫鱼,这一次她没有把鱼交给云川,而是粗暴的扭掉了鲫鱼的头,再用石片划几下,就把鱼皮个撕扯了下来,自己狼吞虎咽的吃了一条生鱼,这次依法施为,给云川炮制了一道生鱼宴席。

  云川以前就没吃过一尺长的鲫鱼,那时候,巴掌大的鲫鱼已经算是大鲫鱼了。

  吃鲫鱼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生吞活剥,而是去了鱼鳞跟内脏之后,用油细细的煎炸过下酒,如果想喝鱼汤,再加水煮成奶白色……

  “吃!”

  母亲的眼中满是宠溺之色,一双沾满泥巴的手捧着一条明显抽过鱼刺的鱼,让云川拒绝不得。

  鱼肉很香甜,有些脆,还很弹牙,虽然还有一些微微的土腥味,还残存了一些软刺,却是云川来这个世界以来,除过母乳之外最好的食物。

  以至于让云川生出鲫鱼本就该这么吃才对的想法。

  “回去?”云川问母亲。

  母亲在看了云川的身体语言之后才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不过,她好像没有半点要回部落的意思,而是继续剥开了一条鱼……

  于是,母亲一口气吃了四条鱼,云川吃了两条,母亲在确定云川吃不下去之后,这才把那些拴在树枝上的鱼挂在身上,带着云川穿过那片潮湿的草地,回到了部落。

  母亲的步伐很快,云川需要跑才能跟上,即便是这样,回到山洞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母亲的收获太大了,所以在回到部落的时候,整个部落里的人都惊诧的看着母亲,马上,惊诧就变成了狂欢。

  云川以为母亲会告诉族长这些食物的来源,结果,母亲一句话都没有说,还在族长他们把鱼烤熟之后,率先拿走了两条,一条自己吃,一条给了儿子。

  没有除鱼鳞,没有掏内脏的烤鱼,虽然散发着香味,云川依旧吃不下去,而是献给了族长。

  族长在拿到那条烤鱼的时候明显迷茫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拿走了鱼。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