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是野人 > 第三章云川的第一场战斗

第三章云川的第一场战斗

  第三章云川的第一场战斗

  天边最后一丝鱼肚白消失的时候,云川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前。

  山洞前边有木头栅栏,上面有很多横七竖八的木头尖刺,这东西应该是用来防御的。

  这些东西还算正常,只是,栅栏最高处的几根木头上却插着几颗已经腐烂发臭的人头。

  大腿的主人回到栅栏里之后,就把云川以及背负的牛肉统统丢在食物堆上,这让云川的感觉一瞬间坏到了极点。

  没错,他身下就是冰冷的带皮牛肉,而且应该是一条牛腿才对,牛腿上的毛很硬,刺的他后背好痛。

  他努力的从食物堆上滚落下来,瞅准了一个无人角落准备偷偷地爬过去。

  栅栏里的人都很高兴,这应该是获得了足够多食物的原因吧,大家围着另一堆更加高大的食物山丘欢呼,没人在意那一小堆食物。

  云川飞快的在地上爬,他不想成为食物的一部分。

  他的身体却被一只枯瘦的如同鸡爪的手捉住了,手掌中的茧子如同砂纸一般摩擦着他的身体。

  云川没有哭,所以他就抬起头瞅着那只手的主人。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老的女人。

  甚至是云川平生见过的最衰老的一具女人的身体,她的身体漆黑如墨,皮肤下的每一根肋骨都清晰浮现,一对干瘪的只剩下两张皮的**挂在胸前,就像两只破口袋,她嘴里一颗牙齿都没有,一只眼眶里是一个恐怖的黑洞,而另外一只眼睛也被白翳给遮挡了大半。

  头发只剩下稀疏的几根,她双手抱住云川,并且将他紧紧地贴在胸前,没有牙齿的嘴巴里喷吐着腐烂的味道冲着别人喊叫。

  云川跟她肌肤相亲,发现这个女人的身体冰凉的如同一具尸体,只是因为喊叫,胸腔急促的起伏才让云川不觉得这是一个死人。

  可惜,这个女人的呼喊并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云川发现,大家都在用木棍挑着肉块烧烤,对这个老女人的喊叫不闻不问。

  女人的喊叫的话语,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云川很饿!

  他就大哭了起来。

  老女人喊叫了一阵子见没人理会,就不再喊叫了,抱着云川来到火堆边上,找了一个胸脯很大的年轻女人就把云川送了过去。

  在这个女人的怀里还有一个孩子,他正叼着一个**大吃大喝,云川就凶猛的扑了过去,叼着另外一只**用力的吸吮。

  人乳的味道对于婴儿来说是无上的美味,对于云川这种成年人来说算不得好。

  随着一口口人奶吞咽进了肚子,饥饿感迅速褪去,他只觉得全身的细胞似乎都在欢呼,那些奶水才流淌进胃里,就变成了养料,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多吃一口就能长得更加强壮,所以云川没有半分客气。

  不仅仅如此,他甚至用脚踩着另外一个孩子的脸,让他的嘴巴远离**。

  年轻女人正在吃肉,她对这场发生在自己怀里的战争一无所知。

  喝光了一只**里的奶,云川就果决的转换了战场,跟那个瘦弱的孩子转换了位置。

  那个孩子的身体很脏,女人的身体也很脏且沾满了草木灰,云川在这个抢夺食物的战场上,很快就有意识地把自己弄成了一个脏孩子,甚至比那个孩子还要脏。

  云川吃光了两只**里的奶水,那个脏孩子没得吃,所以,就张嘴哭泣起来。

  正在吃肉的女人烦躁的低下头看,发现自己怀里有两个孩子,而身边还站着族群里最老的那个独眼女人。

  她就愤怒的将那个哭闹不休的孩子丢给了老女人,却把肥硕的云川抱得更紧了。

  云川呀呀的叫唤着张开双臂抱住了女人的脖子,不断地用脸去摩擦女人的胖脸。

  很明显,年轻女人很享受这个不喜欢哭闹的孩子跟她温存,就从嘴里掏出一疙瘩嚼烂的肉糜塞进了云川的嘴里……

  云川吞下去了……

  云川吞下去了!

  为了求活,云川果断的吞下去了。

  毕竟,看着那个脏孩子趴在老女人怀里用力的吸吮那两只只有两张皮的**的样子,他就知道,食物在这一刻太珍贵了。

  把自己弄成一个脏孩子并且取代那个脏孩子,对于云川来说非常的重要啊。

  只有彻底的融入一个族群,他才能活下去。

  就像老鹰窝里的两只雏鹰,只有把另外一只雏鹰推出窝,摔死它,另外一只才能长得健壮,最终活下来。

  云川就是其中的一只雏鹰,而且是一只外来的雏鹰。

  躲在年轻女人的怀里,云川悲哀的看着围坐在火堆边上的这群人,从他们吃饭的状态来看,这还是一群没有完全开化的——野人。

  他们的工具极其的简陋,木棒,竹矛,加上一些锋利的石片,石锤,就是他们能拥有的所有工具。

  至于吃饭,虽然已经脱离了茹毛饮血,也不过是仅仅烤熟了吃罢了,甚至,没有烤熟。

  云川在确认了这些人的身份之后,苦思冥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在昆仑山附近发现野人部落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

  年轻女人用力的吸吮一根牛腿骨,吸满了一口牛骨髓,想要吞咽下去,不知怎么想的,又嘴对嘴渡给了云川一口。

  云川嘴里嚼着鼻涕一样的牛骨髓用尽全身力气才把这口充满母爱意味的牛骨髓吞了下去。

  这一场牛肉盛宴直到半夜才结束。

  云川被年轻女人抱着回到了山洞,山洞里铺满了干草,以及各种野兽的皮。

  人群才回到山洞,云川就听到臭虫从岩壁上爬下来的淅淅索索的声音,如同雨声。

  这声音对云川来说一点都不陌生,在昆仑山深处的饭店里,他与这些东西鏖战过。

  年轻女人随手就把云川丢到一张羊皮上,自己躺在一张石床上,顷刻间就鼾声如雷。

  一个身材高大的野人守在洞口,他还有照料火堆的任务。

  火的作用可不仅仅用来取暖,更多的还是防护作用。

  开始的时候,云川借着明灭不定的火光可以看到臭虫排着队从岩壁上下来,后来,他就看到了蚰蜒,蜘蛛,蜈蚣一类的东西也从石头缝隙里爬出来,这让云川大为惊恐。

  很明显,它们的目标就是这一山洞的野人。

  这个刚刚用**喂养了他的年轻女人的睡眠很好,

  云川毫无睡意!

  他也不觉得困倦,原本想要认真思考一下自己今天经历的事情,结果,一晚上,他都在跟臭虫,蚰蜒,蜈蚣,蜘蛛作战中。

  年轻女人很受欢迎,一晚上来找她的男人很多,不过,她好像一直在睡觉,任凭那些男人在她身上耸动。

  这让云川难以理解。

  不过,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这个部落里的女人属于所有人,也就是说这个部落里的所有东西都属于所有人。

  这还是一个处在公有制时期的部落。

  云川是学地质的,他的学习范畴本就不包括现代,而人类的出现的时间对于地质时间来说过于短暂。

  不过,因为采矿是有历史传承的,传承又属于人类特有的一种习惯,所以,云川对于古人类演变也算是熟悉。

  女人属于共有,那么,孩子也必定属于共有,在掐死一个臭虫之后云川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能冒充年轻女人孩子的原因。

  或许,那个被他踢走的孩子,也有很大的可能不是她生的。

  果然,在太阳出来的时候,睡醒的女人显得很是迷茫,云川“呀呀”的叫唤两声之后,年轻女人这才惊喜的看到了云川。

  抱起云川亲了一口之后,就离开山洞叉开腿坐在一个石头上开始哺乳。

  清晨的太阳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显得湿漉漉的,胭脂一般的颜色,在太阳爬上山顶之后就逐渐褪色,最后变成了白色。

  或许是昨晚女人吃的很饱,今天她的奶水很足,云川也吃的很饱。

  喂饱云川之后,那个年轻女人就随手把他丢在地上,提着一个很大的篮子就离开了营地。

  男人们出发的更早,当这些女人离开营地之后,山洞前就爬满了小孩子。

  至于大一点的孩子也跟着女人走了。

  六个年迈的男人,女人守着这些小孩子。

  其中那个独眼老妪,还在孩子群中努力的搜索昨夜那个白的,足够让她这个半瞎的老婆子看见的孩子。

  云川眼看着她从自己的面前经过,此时的他比那些脏孩子更脏,尤其是在他从碳灰中滚了一圈,又沾了露水之后,身上就多了一层碳灰壳。

  不是云川不爱干净,而是这层碳灰壳可以减少他被跳蚤,蜈蚣一类的毒虫侵袭的概率。

  此时肮脏的云川肯定与老妪脑海中的白孩子是不一样的。

  老妪在孩子群里不断地搜索,检查了每一个孩子之后,她就无力的将瘦弱的身体靠在岩壁上。

  她永远,永远失去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孩子。

  老妪靠在岩壁上一动不动,独眼睁得大大的,当云川看到草木灰落在了她灰白色的眼里而她依旧一动不动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老妪已经死了。

  剩余的几个老人直到中午的时候才发现那个老妪死了,他们就抬着这个老妪的身体来到悬崖前边,把老妪的身体丢进了悬崖,就继续背靠着岩壁晒太阳。

  没有悲伤,也没有不舍,更没有传说中的葬礼。

  死掉一个人,就像枯萎了一朵花,死去了一棵草,消失了一片云彩一般的——自然。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