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是野人 > 第二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第二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第二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把自己放在食品,或者财货一样地位上的时候,心态就会非常的平稳。

  反正已经是食物了,就看被谁吃了。

  相比狼群,云川觉得自己喂老虎其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至少,老虎的嘴很大,有一口把自己吞下去的可能。

  可惜,老虎的实力虽然强大,在面对这个很大的狼群的围攻下,还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因为云川清楚地看到,外围的野牛尸体,已经被一些狼给拖走了。

  一头青狼凶狠的咬在老虎的脊背上,老虎咆哮一声就地翻滚一下,等它再站起来,那匹狼依旧没有松口,就在老虎想要甩拖那匹狼的时候,又有两匹青狼扑在了老虎的身上,一匹咬住了老虎的肩胛骨,另一匹狼则咬住了老虎的尾巴。

  老虎人立而起,钢钩一般的爪子勾住了一匹狼,硬是把狼从身体上摘了下来,然后云川就看到,老虎的大嘴居然把狼头生生的给咬碎了。

  就在这个功夫,老虎的尾巴横着甩起来,把咬住它尾巴的那匹狼砸在地上,另一只爪子已经把咬住它脊背皮不松口的狼给钩了过来。

  用爪子牢牢地按住,咬住这匹狼的顶瓜皮用力一撕,这匹狼的狼皮居然被生生的撕下来一半。

  老虎张开染血的大嘴“嗷”的吼叫一声,加上被它按住的那匹被剥皮的狼发出的惨叫声,让准备围攻它的狼群不断地后退。

  云川叹息一声,用手遮盖住了小野牛的眼睛,这是他这个当王的人唯一能为它做的事情。

  争斗到了这个时候,应该要停下来了,要嘛是老虎跑路,要嘛是狼群跑路。

  不过,看着狼群又一次围拢上来,云川觉得自己成为狼粪的可能性更大了一些。

  果然,伤痕累累的老虎终于退却了,它看了距离不到十米远的云川一眼,眼中满是不舍,然后就朝一个狼群刻意留下来的缺口跑了。

  狼群追着老虎跑了……

  云川没有半点得救的想法,常年在野外工作,他知道,狼对于食物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没有任何放弃他这口肥美的食物可能。

  就在他觉得疲惫,准备靠着小野牛的脑袋休息一下的时候,小野牛腾的站起身,又跑了。

  一匹青狼敏捷的从云川脑袋上掠过,去追小野牛了。

  云川什么都做不了,好在,青草中间有一颗野草莓已经成熟了,就立刻摘下来含在嘴里,享受人间馈赠给他的最后一丝清甜。

  “咚咚咚,嗷嗷嗷……”

  一阵奇怪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云川立刻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可惜,他的脖子太短,野草太高,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狼群好像忘记了他的存在,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朝天嚎叫。

  马上,透过草叶,发现一群赤裸着上身,腰间束着皮毛,手持竹矛,木棒的人形动物就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云川只看到一双双大脚从他的头顶越过,也看到了很多或者属于男人,或者属于女人的生殖器。

  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小雀雀,云川确定,这些人是他的同类。

  来不及想自己的同类为什么会如此的不修边幅,他立刻就想到了自己的处境。

  婴幼儿状态的他没有办法在野外独自存活。

  刚刚经历了一场难以言说的古怪事情,云川觉得自己没有机会选择养育自己的人。

  而人类的幼崽状态是最招人喜欢的形态,他觉得这些人只要不是铁石心肠,就会收留他。

  所以,云川倒在地上手舞足蹈发出“呀呀”的声音想要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可惜,那些人似乎对满地的牛肉更加的感兴趣,对他这个小小的人视而不见。

  狼群跑路了。

  就在云川为自己的运气开心的时候,他又看到了一场谋杀案。

  一个人才背起一头死狼,就被身后一个人一棒子敲在脑袋上,然后,这个人就像麻袋一样轰然倒地。

  紧接着,云川就看到了更多的谋杀案,刚刚还托着自己胸部勾引男人的女人就用一柄骨刺刺进了那个男人的脖子,刚刚还合伙撵走一匹狼的两个伙伴,一个就把另一个摔倒在地上,拼命的掐着对方的脖子,而对方则不断地用石快击打这个家伙的脑袋。

  云川亲眼看到一个人张大了嘴巴,生生的咬断了对方的喉管,还咕咚咕咚的喝血,他还看到一个男人用长矛刺进了一个女人的肚子,直到把对方钉死在地上方才罢休。

  云川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他理解老虎为什么要跟狼群作战,也理解狼群拼死抵抗老虎的原因。

  而眼前这些人形动物却在自相残杀!

  一群人终于被打跑了,剩下的这群人则举着竹矛,石斧一类的武器高兴地“嗷嗷”大叫。

  小野牛的逃跑没有成功,被人捆绑起来抬着走了,满地的牛肉狼尸被人扛到了背上,一个大胡子男人路过云川的时候,提起了他的腿拎起来,还把他的身子放在鼻子下边嗅嗅,待遇跟那些牛肉没有半分差别。

  这不是一个有善心的族群!

  云川绝望的看着天空,他很希望上苍能把他消失掉的血肉还给他。

  上天不能把一个强壮的云川碾碎之后,再还给他一个婴儿身体,这不公平!

  也就在这个时候,云川多么希望那头老虎能回来,再不济,那些狼回来也成。

  与人吃人相比,云川更加希望被老虎,或者狼吃掉。

  云川第一次朝天空哀嚎,可惜,他的哀嚎声离开嗓子,就变成了婴儿毫无意义的啼哭声。

  提着他的那个有着一根看起来很雄伟**的男人没有好脾气,随意抖搂云川两下,就用藤蔓绑住他的脚,挂在腰上。

  被人倒提着,他看到的世界也就是倒着的,天空是绵延的青草地,而大地则变成了铅灰色的天空。

  既然没有被人当场烤着吃掉,云川就没有继续哭泣,甚至研究了一下最靠近自己身体的那只大腿。

  这是一个非常粗壮的大腿,比云川以前见过的任何大腿都要粗壮,不仅仅粗壮,这条腿更像是雕塑家手下的雕塑,肌肉线条优美而流畅,每一次跑动,大腿上的肌肉变化流畅的如同一架精美的机器。

  大腿上的汗毛是淡黑色的,这说明他身体其余地方的毛也应该是这个颜色。

  通过黑色的腿毛,云川就大致认为自己跟这条大腿应该是来自同一种族。

  别看这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对于云川来说就是很大的大事。

  事关他能不能寄生在这群人中间的大事。

  “嘟嘟——”一头山一样庞大的大象出现在地平线上,冲着人群呼扇着两只大耳朵似乎要冲击这支队伍,随着叽叽喳喳的一阵讨论之后,这些人明显转向了,然后,大象又消失在地平线上。

  云川有些失望。

  几匹青灰色的野狼又出现在地平线上,它们看起来有些不甘心,这些人就“喽喽喽”的叫喊着向野狼群发起了冲锋,然后,野狼也跑了。

  云川有些失望。

  路过一处丘陵地带的时候,一头巨大的不可思议的斑斓猛虎从高处跳进人群,云川眼看着老虎巨大的爪子,抓碎了一个人的脑袋,而人群则迅速的奔跑起来,抛弃了伙伴,留下了一块牛肉,也抖散了他的视线。

  云川何其的失望!

  一条带着白色斑纹的毒蛇躲在草丛中不怀好意的盯着云川看,他甚至能看到蛇吐出来的舌头,感受到蛇冰冷的体温。

  就在他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一只大手捉住了蛇的七寸,随便抖弄两下之后,这条蛇就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巴,再被大手用力一捏,这条蛇就软了下来,被那只大手随便挂在腰上。

  蛇头不断地撞击着云川的脸颊,为了不被这条蛇的牙齿伤害,他就伸出小手去抓那个胡摇乱晃的蛇头。

  他小心的避开了还挂着一丝晶莹毒液的牙齿,捉住了蛇头,他不想被毒牙戳破他白嫩的皮肤。

  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他只想保护自己,却不小心让毒蛇的毒牙触碰到了这条大腿上。

  毒牙勾住了大腿,毒蛇虽然死了,却猛地闭上了嘴巴,大量的毒液注射进了这条大腿。

  云川呆住了,慌忙松开了蛇……

  这条蛇怎么看都不像是善类,不论是身体上黄色的条纹,还是白色的环状斑纹,亦或是那两根尖锐的毒牙,都证明这是一条毒蛇。

  大腿的主人察觉到了这一点,他摘豆角一般的从大腿上拽下毒蛇,以至于带着毒腺的毒牙还留在大腿上。

  他又摘下了毒腺,随手丢弃,就继续上路。

  云川一直注意着这条大腿的变化,过了十分钟的样子,这条大腿就肿起来了,而这条大腿的主人却继续飞快的赶路,毒液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

  这条腿在坚持不懈的走路,走了足足四个小时,在太阳就要落山的时候,那条原本肿胀的腿居然慢慢的消肿了。

  就云川判断,最多过一个晚上,毒性就会消失。

  远处出现了一堆篝火,篝火很旺,在山腰的位置上显得格外明显。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